「流光」當代藝術聯展

8 January - 23 February 2022

展期|2022年1月8-2022年2月23日

地點|台北市內湖區文湖街20號1樓

在走過將近12年的歲月後,安卓藝術將於今年冬天從和平東路喬遷至大直內湖一帶的台北畫廊區,新址座落於文湖街20號1樓(太陽科技廣場),展覽空間亦從現有的120平米擴增至超過300平米。而透過此次的空間升級,我們將和旗下將近30位藝術家們一起攜手前進,展現我們挑戰更大舞台,追求嶄新旅程的企圖、視野與能力。新空間的開幕首展「流光」將於2022年1月8日登場,我們誠摯邀請您的蒞臨,和安卓藝術一起慶祝我們邁入安卓4.0的新開始。

 

「流光:當代藝術展」預計呈現21位藝術家的精彩作品,其中除了有安卓長期代理合作的藝術家外,亦將呈現多位首次於安卓藝術露臉的明星與新秀,展出藝術家包括賈藹力、于吉、傅饒、史金淞、鄔一名、石晉華、李明則、謝鴻均、楊世芝、黨若洪、林煒翔、楊立、李若玫、羅伯特・彼特班德(Robert BITTENBENDER)、布恩・卡路拜恩(Buen CALUBAYAN)、瑪莉娜・克魯斯(Marina CRUZ)、派翠西亞・伊斯塔柯(Patricia EUSTAQUIO)、儂那・凱西亞(Nona GARCIA)、安娜・瑪莉亞・米庫(Ana Maria MICU)、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瑞納斯・凡・德・維爾德(Rinus Van de Velde)等人。這些藝術家用繪畫、水墨、立體創作、裝置、觀念和行為藝術等各種不同的媒材與手法,表現出時間與空間的流動狀態,回應了此次的「流光」主題。

 

記得年輕時讀過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的一部短篇小說《流光似水》(Light is Like Water),書中講述一對兄弟在房間玩耍父親送給他們的「遊艇」,在室內沒有水的狀態下他們打破了客廳一盞燈的燈泡,讓清涼如水的金色光線像水一般地洩流出來,並且開始在這光流之上行船…而故事最終這對兄弟所放出的光竟幾乎淹沒了這座城市。這個以流動之光創造出的時空意象,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腦海,那種奇幻、浪漫、詩意和豐富的想像,對我而言即是藝術的核心。而對於流光的描述,在東方亦有深遠的傳統,蘇東坡在〈前赤壁賦〉中所提「桂棹兮蘭槳,擊空鳴兮斥流光」,同樣將船行之中的水波蕩漾、天上的月光和水面的映照倒影,描述地詩情畫意充滿想像。這是安卓藝術喬遷開幕展「流光」的主題源由,也是我們藉由21位參展藝術家作品中的流動與光,和觀者共同進行一場遨遊於真實、虛構、記憶、想像中的奇幻之旅。

 

展覽的多件作品聚焦於光的流變,其轉動與流變不僅顯現在時間的面相,也存在於空間的向度,大卷伸嗣的創作《重力與恩寵》透過轉動的光與影,引領我們進行一次全新的時空體驗與身體感受,讓我們在如同水波蕩漾的光影流洩中,感受生命的恩典與豐饒,以及人類世界的渺小。而同樣以光作為載體的還有謝鴻均的《記憶的皺褶IV》,如若大卷伸嗣的作品是一道不斷向外擴散的光暈,那謝鴻均的作品則是曖曖內含光的照向內心,用刻畫了日常故事的速寫稿件與過往的安卓歷史圖像,轉換重制再疊構出記憶與歷史交織的層次與紋理。這兩件作品成為安卓開幕的迎賓之作,將於展廳面向外界的透明空間裡持續地發光。

 

不單光影裝置呈現出似水流光,在展覽的多件繪畫中亦有對於光影與時空流轉的豐富詮釋,凱西亞2019年的繪畫《偶然的地景》,透過一種當代意識與東方哲思兼具的表現手法,以油畫創造出一面既對應克里斯托(Christo & Jeanna-Claude)捆包風格的地景,又含蓄表達出風景構成中的時間流動,觀念與手法皆有令人折服的新意。同樣長期在當代意識與東方美學裡鑽研的楊世芝和鄔一名,分別透過西方拼貼手法重構東方線性美學,或藉由影像式的構圖與墨色多層渲染烘托,革新了水墨語言與東方美學的傳統。而傅饒混融德國浪漫主義和表現主義風格的油畫《綠洲》(BAR),儘管以西方繪畫媒材為基底,但他自幼在中國積累的書畫養分,以及久居東德長年關注的跨文化議題,都讓傅饒的繪畫從另一個角度回應了當代與東方的混血狀態。而于吉融會西方雕刻的殘軀身體(torso)和東方佛像傳統的《石肉》,則以非典型的媒材與技法,翻新了當代語彙和東方精神兼具的新雕塑。

 

環繞展間的幾件大畫和立體裝置,亦以豐富的流動狀態帶給我們對於流光的不同想像。賈藹力的繪畫裝置《杜伊諾哀歌》(Duino Elegies),藉由水的液態、固態到氣態的變化,對應共產國度熟悉的列寧圖像,在水氣的流變中訴說一番為理想革命的浪漫情懷。而同樣的激情在菲律賓藝術家布恩・卡路拜恩拆解書籍元素後重組的裝置《激情與革命》中亦顯現出來,卡路拜恩將《激情與革命》一書的文字編織成吊床,結合轉譯、勞動表現與療癒的過程,用「革命」、「去殖民化」、「光明或覺悟」等關鍵字出發,匯集成一件充滿表演性、雕塑感以及觀念的創作,並於其中讓我們學習接納烏托邦主義下的歷史失敗與被殖民的過往,重思我們自身的定位與處境……而石晉華的《走筆#171》(Pen Walking#171),用閃爍波光瀲灩的水平線條構築一面海洋般的意象,與比利時藝術家瑞納斯・凡・德・維爾德用素描刻畫抽象表現主義畫家瓊・米契爾(Joan Mitchell)充滿動態的作畫現場《法律第127條:「如果任何人『把矛頭指向』一個姐妹」》,再到台灣年輕女性藝術家李若玫的作品《剩餘的風景》(Landscape Remain 08)共同串接出展場裡圍繞線性美學發展的多重對話,並將我們從線條的流轉中進一步地引入空間與光影的迴旋裡。